欢迎光临重庆德新货运有限公司!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信息动态  > 行业动态

疫情之下航空物流产业如何发展

来源:www.cqdxwl.com         发布时间:2020-07-02

  近年来,我国航空物流取得了长足发展,2019年货邮运输量753.2万吨,居世界第二位。无论是服务改革开放、保障供应链稳定,还是在此次新冠肺炎疫情防控中,航空物流都发挥了重要作用。今年两会,全国政协委员,东航集团党组书记、董事长刘绍勇带来了一份关于航空物流发展的提案。

  刘绍勇委员指出,在当前严峻复杂的国际环境下,保证国际供应链稳定至关重要。在今年抗击疫情中,国际航空货运 “进不来”“出不去”的矛盾凸显,航空物流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问题突出,与中国在全球产业链中的地位不匹配,在服务经济社会发展、保障供应链稳定上仍有较大差距。他建议建设航空物流枢纽,选择产业配套齐全、综合交通完善、发展前景广阔的地区,新建或改造专业货运机场。

  疫情暴露航空运输短板
  当前,海外疫情依然严峻,依托国际物流体系的供应链断裂风险仍在持续。
“部署进一步提升我国国际航空货运能力,努力稳定供应链。”此前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指出,我国国际航空货运能力存在明显短板,受疫情冲击国际航空客机腹舱货运大幅下降,对我国产业的国际供应链带来较大影响。

  资料显示,我国航空货运更依赖腹舱运输,全货机运输量仅占三分之一。一旦腹舱装满,就需要等下一班飞机,货运运力十分受限,如果飞机延误,快递的时效性也就会相应减弱。这和我国优先发展客运而非货运的机场建设规划有关。截至2019年末,我国运输机场共有235个,全年货邮吞吐量达1710万吨,同比增长2.1%,低于同期客运增长6.9%。

  国家发展改革委基础设施发展司一级巡视员任虹曾透露,我国目前拥有全货机173架,占民航运输机队的4.5%,数量和占比非常小;现有全货机航空公司10家,和55家航空公司比,份额也非常小。可以说,我国全货机发展尚处于初级阶段。

  “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国际航线上,客机的航班被大幅度削减,也影响了运力,甚至有一些国家的腹舱货物运输中断了,全货机航班基本上还在通航,但是通达范围包括承运能力也非常有限,所以短板非常明显。”任虹坦言。

  疫情终将过去,短板必须补齐。国家民航局表示,下一步将以“优环境、补短板、调结构、强供给”为战略导向,与有关方面密切配合,从加大市场主体培育力度、完善航空货运枢纽网络布局、提升航空物流信息化水平、优化航空货运营商环境等方面协同发力。

  完善航空货运枢纽网络布局
北京、上海、广州,这三大机场集中了我国近一半的航空货运量。在国际货运方面,北京、上海、广州和深圳、郑州五大机场则囊括了全国国际货运量的90%。加快货运功能为主的机场建设,是我国面临的一项重要任务。

  那么,货运枢纽机场应满足哪些条件?中国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城市规划师范渊介绍,一是客货比,即机场的客流量(万人次)和货邮量(万吨)的比值在2.00以下,如美国孟菲斯国际机场、比利时列日机场等;二是全货机起降架次占比超过50%。

 

  此外,还有一个重要因素是机场设计导向和市场运营模式。货运枢纽机场是以货运为设计导向的,如保证快递包裹优先、货机航线和起降优先,仓储物流用地规模远高于航站楼用地。货运枢纽机场会由一个或多个国际物流公司进行主运营,而不是机场公司或国营企业,其市场开放程度和开发程度极高,如孟菲斯机场由联邦快递主营,路易斯维尔机场由联合包裹主营等。
从国际经验来看,货运枢纽机场一般会选址在交通区位条件突出、土地成本和人力成本优势明显且空域资源富余的中小城市,从而实现以航空网络带动物流、物流诱生产业、产业振兴城市的发展路径。

  近年来,除我国第一个以货运功能为主的机场鄂州机场外,浙江嘉兴、重庆荣昌、江苏南通等地均与第三方物流、电商平台合作,提出了建设以货运功能为主的机场的构想。重庆市荣昌区委书记曹清尧表示:“货运机场不仅仅只拥有一个机场功能,它本身就是一个国际平台,每天各种货运飞机可以将要素集聚到荣昌,让荣昌形成一个分拨中心,各种产业要素、各种文化要素也会汇集于此,包括一些新兴的战略性产业。”
此外,作为传统交通枢纽性机场的郑州新郑、西安咸阳国际机场也提出要建设新型的航空货运枢纽中心。

  物流企业要打好航空货运这张“牌”
大闸蟹航班、樱桃航班、荔枝航班……近年来,各种时令美食争分夺秒搭乘飞机抵达目的地,从侧面印证了生鲜市场对航空物流的需求。
  据统计,当人均GDP高于2000美元时,人们对高价值物品的需求会逐步增强。2019年我国人均GDP突破1万美元,国内经济发展路径由投资驱动模式转向消费驱动模式。这意味着,附加值高、时效性强的商品将受到广泛青睐,航空货运将在现代物流系统中日益重要。

  “以隔离为主要手段防治疫情压制最早、影响最大的就是物流业;而疫情的不确定性破坏最严重的就是供应链体系。物流直接连接生产与消费,物流供应链既是重点疫区防疫物资和生活必需品的核心保障和重要支撑,更是非重点疫区复工复产最重要的体系保证。”清华大学互联网产业研究院副院长兼物流产业研究中心主任刘大成认为,物流供应链体系构建正是当务之急。

  此次抗击疫情期间,物流企业表现抢眼。顺丰航空开通了外地到武汉的直通航班,承担了湖北90%以上N95口罩的运输任务。邮政航空增开到俄罗斯、比利时的航线,圆通航空也执行多次防疫物资包机,努力打通中外双向物流,保障防疫物资和跨境电商件的运输。

  顺丰航空有限公司总裁李胜对未来有着清晰的判断:中国先进制造企业正持续优化全球产业布局、提升高端产业链能力,包括对国内供应链能力的强化。同时,互联网技术的快速发展与消费结构的迭代升级也有力挖掘了跨境消费的潜力,中国品牌正加速走向全球市场,航空货运要为这些领域的高品质快速运输服务。

  “应该看到,以供应链管理为核心的系统化物流服务方式正在快速兴起。”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国研经济研究院院长王辉注意到,进入新世纪以来,在信息化、全球化有力推动下,全球产业链重组进一步加快,连接上下游企业的物流活动也逐渐形成一体化的供应链,物流服务逐渐从服务单一企业转向服务供应链。物流企业需要系统梳理和整合供应链的各种物流需求,通过流程再造和整合供应链中的各种物流资源,形成面向供应链全过程的系统化、一体化的新型物流服务管理方式和服务体系。
  正如中国快递协会原副秘书长邵钟林所说:“拥有具备全球服务能力的物流企业,是一个真正的制造业大国应该做到的事情。”

  所载内容来源互联网,微信公众号等公开途径,转载的稿件版权归原作者和机构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